优游小说网 > 奇幻·玄幻 > 创造互联天道时代 > 第九十章 弹劾补天阁,要一个公道!
听书 - 创造互联天道时代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九十章 弹劾补天阁,要一个公道!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八百老卒自望北关而来!

没有退缩,没有畏惧!

他们本该解甲归田,他们本该回去颐养天年,可是在得知要求援的瞬间,毫不犹豫,整装待发。

蛮纹阵外。

八百老兵在老赵的率领下,冲杀而至,与蛮族战士厮杀!

战况很血腥,八百老卒在做出来驰援的决定,就注定有人无法安全的归去!

也许要埋骨黄沙之下,沉眠于战场。

噗!

鲜血飞洒出书迷,一位老卒被蛮族战士洞穿了身躯,但是,哪怕是死,这老卒也要送出他的佩刀,扎入蛮族战士脖颈,扯出鲜血。

而这仅仅只是战场一隅画面。

幸而,蛮纹阵外驻守的蛮兵并不多,八百老卒全力以赴,悍不畏死之下,蛮兵一位位的倒下。

记住网址http://m.bqge。org

当然,也有老卒染血,永世长眠于此。

蛮纹阵内。

一位位大梁将士沉默,咬牙,一脸震撼的看着阵法外的画面,他们感觉内心被触动,体内的血液仿佛在逐渐沸腾。

他们想到了许多,望北关内,嬉笑怒骂他们不成样的老卒,那一位位混不吝的老卒,那些为他们整理甲胄,拍着他们的肩膀,感叹一代新人换旧人的老卒。

一幕幕画面浮现在他们的眼前,让他们鼻子微微发酸。

看着一位位倒下的熟悉的面孔。

不少新兵蛋子发出了怒吼。

出征前老卒们的赠言与祝愿,依稀回绕在耳畔!

“杀!!!”

血沸腾,蛮纹阵内的大梁将士们,双目噙泪,斗志飙升!

白发老卒们都无惧生死。

他们又何惧也?!

蛮纹阵内,喊杀声震天,望北军的气势越发的高涨,元气沸腾,如大江大河的决堤水流,喷涌不休!

望北军将士红着眼,滚动着热泪,与蛮兵厮杀!

哪怕这些蛮兵获得了蛮纹阵的增幅,依旧被砍的不断后撤。

一刀刀裹挟着元气,挥劈而下,承载的是大梁将士的怒火,是人族的怒火!

阵内阵外,蛮兵皆是胆寒!

阵外老卒,无惧死亡,根本不怕他们的攻击与大刀,以命换命之下,让蛮兵终是溃败!

而阵内,斗志重燃,杀气涛涛的望北军,亦是势不可挡!

蛮纹阵内,当第一位蛮兵胆寒开始溃逃,便如山崩之势,难以阻拦,全面扩散,覆盖到全军!

蛮族军队彻底的崩了!

虚空中。

奋力与倪沧海厮杀的两位蛮族大祭司,看到底下在蛮纹阵加持下,依旧溃败的蛮族大军,心头一沉。

本是十拿九稳的一场战役,竟是会转变成如此。

“这便是人族的斗志么?”

蛮族大祭司深吸一口气。

人族与蛮妖二族都了无尽岁月,可实际上,人族个体是最弱的。

比起蛮族和妖族的战士,人族士兵孱弱无比,哪怕有修行,依旧不如。

但是无尽岁月以来,蛮族和妖族的进攻步伐,却一次次的被人族挡下,有的时候,甚至被人族逼的退到了长生大陆一角,被压缩生存空间。

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人族的斗志。

那是一种如火燃烧的斗志。

一位位白发老卒,悍不畏死,从望北关而来,明知道必死,却依旧不曾退缩。

这是蛮族和妖族的战士,永远无法体味到的勇气与情绪。

“这一次的计划,算是彻底的失败了。”

“但是,到底怎么失败的?为何大梁军队能够求得支援?明明千里传音符已经被限制使用,哪怕是元神都无法传出任何的信息……”

“到底为什么?为什么?!”

一位蛮族大祭司有些癫狂的怒吼,青面獠牙,肉翼拍打,疯狂的杀向倪沧海!

而此时此刻,倪沧海看着一位位倒下的老卒,一位位死去的熟悉面孔。

心在滴血,内心满是悲怆!

这便是战争,新人换旧人,旧人埋黄土!

他也彻底的放开了!

今日就算豁出去性命,也要宰了这两尊蛮族大祭司!

至少也得留下一尊!

用来祭奠死去的老兵,以及战死的弟兄!

轰!!!

一枚血色的玉符落入了倪沧海的手中,猛地捏碎,血符之中,一抹又一抹血色的闪电,飚射而出,缠绕着他的身躯。

倪沧海银甲背后的白色披风都变成了血色!

他冲向了一尊大祭司,战力飙升了至少七成!

“白袍血将!”

蛮族大祭司眼眸一凝,心中已经有了退缩之意。

蛮纹阵内大军溃败,这一战已经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。

他打算撤了蛮纹阵,全军撤退!

两位蛮族大祭司对视一眼,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,撤退!

若是再不撤退,这敏感的位置,怕是会被彻底的留下!

轰!

两位蛮族大祭司与倪沧海对轰一击后,喋血于高空。

其中一位取出了一个骨号角,猛地一吹!

呜咽之声响彻高空!

蛮纹阵开始动荡溃散。

阵法之内的蛮兵们见状,毫不犹豫,冲出破碎的蛮纹阵,踩着漫漫黄沙,朝着远处逃去!

不过,杀红了眼的望北军,岂会轻易放过他们,追杀之下,砍死了不少的蛮兵。

老赵怒吼,追着一位堪比洞虚境的蛮将打!

这蛮将早已经没有了斗下去的信念,只顾着逃跑,面对老赵这受了伤的洞虚,却只能被压制。

战斗到了现在,已经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了!

两位蛮族大祭司见状,肉翼拍打,朝着虚空中暴掠而去!

不过,刚腾飞不久!

一道恐怖的枪芒,便自百里之外狠狠地扎了过来!

一位蛮族大祭司面色大变,抵挡一枪,被贯穿肩头,倒飞而出,钉在了沙漠中。

“东朝关,叶澜!”

一位蛮族大祭司倒缩眼眸,心头一沉。

倪沧海赶赴而来,一剑挥出,斩下了这尊被钉在荒漠中的,蛮族大祭司头颅!

恐怖的蛮力宣泄开来,污染着黄沙大地!

百里外的虚空,一位温文儒雅的白袍男子,踏步而来,背后阳神如大日贯空!

“叶澜!封锁虚空,留下另一位蛮族大祭司!”

“敢潜入边塞长城区域,那便留下他!”

倪沧海扔了砍下的头颅,杀气沸腾的怒吼。

“好。”

虚空之上,白袍男子叶澜微微颔首,白袍陡然鼓起,下一瞬,无数的枪芒自他体内迸发,交织成大网,网住了蛮族大祭司的退路!

这尊蛮族大祭司绝望了。

本是万无一失的一场设计,最终却因为倪沧海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与外界取得联系,并且获得支援而落得这个下场!

“人族,果然狡诈!”

蛮族大祭司临死前,愤恨一骂,不知道骂的是谁。

便被倪沧海一剑劈为两半!

底下。

黄沙之间,老赵拖着瘸腿,一刀劈死了一尊蛮将。

风沙滚滚。

他拄着染血的刀,回首望去。

满地尸骸。

身后跟来的八百策马老卒,只剩下空荡荡的马匹。

仰起头,夜色深沉,大漠风大,让他泪眼朦胧。

这一夜。

望北关外,倪沧海带着八百老卒尸体,凯旋。

这一夜,关外黄沙尽血色。

……

……

元始虚空。

画面至此,戛然而止。

随着神变级别强者的战斗落幕,天道也中断了继续播放。

整个虚府,一片死寂。

事实上,也就陶长空一人罢了,死寂却也正常。

许南山以互联天尊的身份,端坐在古殿,古井无波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。

尽管,他亦是为沙漠之中的战斗而动容,但是他并未表现出来,仿佛像是见贯了生死一般。

陶老爷子情绪很激动,星辉所凝聚的虚影,攥起拳头又松开。

若非容颜太过模糊,也许此刻能够看到他那不断变换的面色。

“该死的蛮族!”

陶长空的百般情绪,最终只化作了一声怒骂。

他未曾亲至战场,但是心中的情绪,却是跟随着战斗的动荡而起伏。

最终结果,亦是让他愤怒而悲伤,八百老卒……回不来了。

老赵那是因为有着洞虚境的修为,所以并未死去。

但是那八百老卒的修为都不高,都是正统的边塞将士,为了杀怕蛮兵,为了破开阵法,用的是以命换命的方式,强行凿开了蛮兵封锁线,击溃蛮兵。

效果是好的,但结果却是悲惨的。

八百老卒,无一生还。

或是战死,或是用秘术耗尽生机而死。

哪怕是老赵也处处带伤,战况无比的惨烈!

陶老爷子动容无比,转身看着小屋,他犹自回想着先前在六百星辉面前谈笑的画面。

那时候,他还说,等他们凯旋,让他们尽情的来书屋中看书呢。

可惜,等不到了。

看着那永远沉寂下去的六百颗星辉,陶老爷子忽然百感千回。

也许,战死沙场,便是他们的宿命。

陶长空感慨了好一会儿,似是想到了什么,想到那能够将战场画面去清晰映照出来的光幕,心中忽然感觉到了震惊。

互联天尊好像又弄出了了不得的东西。

纳影符能够映照画面,但是,互联天尊这一次弄出来的东西,画面十分清晰,战场上的每一幕都清晰无比,甚至连将士脸上的伤口都能看得十分的清楚!

这样的画质,是纳影符根本做不到的!

陶老爷子飞速靠近互联古殿。

端坐在蒲团上,恭敬且虔诚的望向了互联天尊。

“天尊,此是何物?”

陶老爷子问道。

这便是互联天尊的尝试么?

感觉好像很有用的样子。

许南山瞥了他一眼,没有回应他,目光依旧落在光幕上。

抬起手,道蕴涌动,文路纵横!

光幕之上,光芒涌动,清晰无比的画面,竟是再度呈现,播放的,正是刚才已经播过一遍的画面。

陶老爷子张开了嘴,目瞪口呆。

看着重新播放一遍的惨烈战斗,心神遭受剧烈的冲击!

这……这还能再度播放?

纳影符所聚敛的画面,只能播放一次,播放过后就会失效。

而眼前这画面,居然能够保留下来?!

陶老爷子感觉到了一种深不可测冲击他的心神,尽管他猜不到这新纳影符的作用,但总感觉不明觉厉!

绝对有着他难以想象的作用!

忽然,陶老爷子有了一个想法。

他望着互联天尊,抱拳,满脸的虔诚说道:“天尊,能否将这画面赠与我一份?”

他怕互联天尊转手便将这些画面给销毁了,这画面是见证那八百老卒们,悍不畏死的纪念,他打算放在小屋内,让每一位来小屋中的修士,都能够看一看。

了解一下,人族将士在边塞长城上的惨烈战争。

这些年,人族五大皇朝内部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响起,说是要与妖蛮二族谈和。

这如何能谈和?

人族与妖蛮二族乃是血仇,无法原谅的血仇,你杀我,我杀你!

势必要分出一个结果!

这不仅仅是天道之争,更是种族之争!

对于这个要求,许南山还真的是没有想到,不过,这也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。

想了想,许南山没有拒绝。

抬起手,光幕顿时化作了一道文路,被压缩在掌心之间,生灭不断。

屈指一弹,化作一道光,在虚府之中窜动。

许南山瞥了陶长空一眼,便直接消失离开。

而陶长空则是站起身,他明白了互联天尊的意思,想要光幕画面,那就亲自去捕捉。

陶长空心中不由欣喜,对互联天尊愈发的感激。

微微闭目,阴神幻化而出,夜游虚空。

他欲要捕捉那在虚府之中窜动的光点。

一场激烈的追逐,就这般在虚府中产生。

……

……

退出虚府的许南山,缓缓睁开了眼。

他吐出一口浊气,脑海中犹自萦绕着边塞长城中所发生的大战。

那惨烈的战争,让许南山明白了蛮族的凶狠,以及人族与蛮族之间不可磨灭的仇恨。

“这个世界,并不太平。”

许南山呢喃。

之所以学子们能够在命院之中,安全的修行,完全是因为边塞长城中,数以万计,前赴后继的修士,悍不畏死的镇守,拦阻着妖蛮。

坐在椅子上沉思许久,许南山扭头看向了窗外,天空蒙蒙亮,灿烂的朝阳自地平线升起。

江洛城的安定祥和,与边塞长城的血流漂橹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许南山忽然有些感叹,难怪老赵在得知小灵通符能够无延迟沟通的时候,会那么兴奋了。

原来,边塞长城的确很残酷,很血腥。

好的通讯设备,作用是非常巨大的,能够影响战局,能够让不少修士活命。

之前许南山还只是从倪清焰的言语层面感受到了老赵的坚决和目的,而这一次,亲眼所见后,才明白小灵通符对于老赵而言的重要性。

不过,小灵通符的出现,对于这个世界肯定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
至少,能够对人族现状做出改变。

若是将互联天道发展起来,将整个人族连为一体,那在对抗妖蛮二族上,人族肯定能够占据巨大的便利!

而且,互联虚府之中能够给许多人族修士提供一条崭新的或许寿元的渠道,能够培养和诞生出不少强大修士。

意义非凡。

一时间,许南山也是感觉到了些许的压力。

想起那些悍不畏死的老卒。

许南山觉得他或许应该好好的将互联天道弄出来,尽快将虚府服务区的范围,扩散到整个大梁皇朝,甚至扩散到整个人族疆域。

就为了让大多数人族将士,能够在边塞长城那样艰险的环境中,多一线生机。

深吸一口气。

许南山今天不打算去命院了。

他取出了抽奖所获的纯净的元晶,运转炼气基本法。

修为提升,能够扩张虚府服务区的范围。

因此,许南山得尽快提升自己。

……

……

清晨刚至,万寿塔外便开始排起了长长的队伍。

陈标背负着手,伫立在高楼上,往下眺望,可以看到万寿塔前人山人海的画面。

这让他心中不由泛起巨浪。

作为景云州州城的塔主,他从未想过,万寿塔有朝一日,居然能够因为一张符箓,而出现人山人海的热闹景象。

万寿塔主卖的是元器,三大商行都有彼此擅长的领域,可如今,万寿塔居然在补天阁擅长的符箓领域,击溃了对方。

尽管只是江洛城出现了这样的景象。

可却也足够震撼了!

这消息若是传回总部,定然会让京城总部震动!

千里传音符在京城的表现多强势啊!

宣传更是铺天盖地,乃至皇帝陛下都为之而赞叹,更是在边塞长城畅销无比,有制符大师说,往前百年,往后百年,都很难出现能够比千里传音符更畅销的符箓了。

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能够把千里传音这个神通,给转接到符箓上,单单是这技巧,就让不少三品制符师,知难而退。

“可谁又能想到,千里传音符推出不到半年,就出现了镇压它的符箓呢?”

“而且,这符箓还是出自万寿塔……”

陈标摇了摇头。

真是太神奇了。

唯一可惜的是,小灵通符如今的使用范围,只能在东陵郡内。

这是巨大的缺点,也是缺陷,在东陵郡范围内也许能够镇压千里传音符,但是出了东陵郡,小灵通符就成了废物了。

“不过,单单在东陵郡畅销就足够了,一郡之地的市场,也挺大的。”

“特别是,小灵通符能够让人进入元始虚空的虚府,这是一大卖点,消息传出,或许会吸引成千上万的修士迁移自东陵。”

陈标明显是看到了小灵通符所承载的巨大利益。

他昨日就已经把消息传往京城万寿塔总部了。

他本是打算截胡这个功劳的,可是,当真正体验过小灵通符后,就明白,这个功劳……有点烫手。

他吃不下,曹休……更吃不下!

他也熄了动特殊手段的心思,大黑的实力,如今他想起来依旧心有余悸。

那绝对是超越了洞虚境的傀儡!

这样的傀儡,整个大梁皇朝应该都没有几尊吧。

可是却成为了一个命院学子的护道傀儡,这学子的身份他定然惹不起。

陈标如今依旧呆在江洛城,除了想要看看小灵通符有多畅销以外。

亦是在等待看一场好戏。

消息传回总部,总部应该很快就会有所行动了。

陈标唇角翘起,目光落在了曹休的身上,微微摇头,想要咸鱼翻身?

没那么容易的。

“嗯,时辰到了,三味书屋的书籍该更新了。”

陈标想到了什么,眼眸一亮,取出小灵通符,熟稔的进入其中。

……

……

补天阁。

一片沉寂。

韩庆鹤坐在椅子上,整个人显得有些颓丧。

美妇行走上来,看着韩庆鹤,精致妩媚的面容上,带着几许叹息:“主管,昨日的千里传音符销售情况出来了……”

“多少?”

韩庆鹤声音有些沙哑。

“整个东陵郡的销量倒是有破万,但是,江洛城……只卖了十一张。”

“降价到三十天寿元,居然只卖了十一张……”韩庆鹤深吸一口气,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。

不过,这一切倒是也在他的预料之内。

毕竟,三味书屋上线,阅读其中的书籍,能够得元始虚空道蕴洗礼,更能获得浩然正气……

这消息直接引爆了小灵通符的销量!

千里传音符被碾压,倒也属于正常情况。

不过,很快,他变强大起了精神:“等小灵通符的热度过去吧……这热度应该快过去了,金恒的死所形成的热度快过去了,三味书屋的热度也持续不了太久。”

“等过了十天半月,热度完全过去,我们便启动新的销售方案,就是我定的那买三送一的计划,尽量把积攒的千里传音符通通卖掉,回拢资金。”

韩庆鹤认真说道。

这算是他最后一个手段了。

降价销售还不算,还买三送一……

这样若是还不能加快销售,韩庆鹤也没法子了。

美妇也是感到咂舌,她何曾能想过,被整个补天阁都寄予厚望的千里传音符,在江洛城这小城,居然会被逼到这样的境况。

“对了,韩主管,还有一个消息……”

美妇转身准备离去前,想到了什么,说道。

韩庆鹤在美妇转身后,立刻掏出了小灵通符,结果美妇又回过头,一不小心就撞见了。

美妇看着韩庆鹤手中的小灵通符,红唇唇角抽了抽……

“我这叫研究敌人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”韩庆鹤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美妇掩嘴,说的好听,还不是去三味书屋看书去。

“那个,昨日景云州州城万寿塔塔主陈标来到了江洛城……还去了一趟南山小店。”

美妇说道,说完便真的离开了书房。

韩庆鹤听到这话,眼睛则是亮了起来。

“陈标……那位一直打压曹休的塔主么?”

韩庆鹤心头忽然涌现出了一抹希望。

如果敌人实在太强大了该怎么办?

别担心,让猪队友来制裁他。

韩庆鹤忽然有点期待,曹休与那陈标闹起来。

那样的话,绝对会影响小灵通符的销量……到时候就是千里传音符快速倾销的机会了。

“陈标……嘿嘿。”

韩庆鹤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。

甚至,还有些期待。

……

……

边塞长城。

望北关。

倪沧海伫立在城楼之上,一缕残发在风中飘荡,吹拂的显得有几分苍凉。

八百位老卒以及在蛮纹阵内战死的将士尸体都带了回来,没有让他们埋骨于黄沙之下,被天下所遗忘。

东朝关的大帅叶澜背负着手,站在倪沧海身边。

看着底下的一具具尸体,叹了口气:“他们死得其所,若无他们支援,打破了蛮纹阵的僵持,你的望北军死伤肯定更加惨重,甚至有覆灭之险。”

倪沧海点了点头:“多亏了他们。”

“但是,他们本不该死的。”

叶澜一怔,扭头看来,眼眸不由微微的眯起: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倪沧海抬起头,眼底之中闪烁过道道疯狂,布满了杀机和血丝:“千里传音符……有问题!”

“蛮纹阵内,千里传音符无法传讯,无法求援!”

“蛮族似乎早就知道这个弱点,甚至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,渡大军入边塞长城区域,布置下蛮纹阵陷阱……”

“从妖蛮二族袭击西门关开始,似乎就在为这个计划做铺垫!”

“老叶,你想过没有……为什么蛮族的计划如此的详细?!”

叶澜白衣于风中猎猎,哪怕是强大如他,都是感觉到身体蔓延出了寒意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叶澜盯着倪沧海,严肃道。

“大梁之内有叛逃!出卖了我们!”倪沧海低沉的说道,仿佛在对着无尽黄沙发出嘶吼。

天地都仿佛在这一刻安静下来。

叶澜深吸一口气,这话可不能轻易说出来啊。

大梁之内有叛徒,谁当的起这叛徒之名?

这话若是传出去,甚至会有人说倪沧海破坏大梁内部团结!

倪沧海是要担罪名的!

“老倪,冷静一点,也许是蛮族破译了千里传音符的功能呢?”叶澜说道。

“万寿塔和清元宫到现在都没有完成破译,就蛮族那群憨逼,就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译出来?”

“朝廷中有不少人看我不顺眼,三大商行我也得罪了个遍,保不准就是他们之中的某个呢?”

“而且,千里传音符是补天阁推出的,能破译的也许就是补天阁自身!”

倪沧海冷酷无比的说道。

叶澜感觉倪沧海有点疯狂了。

“这些都只是你的推测罢了。”叶澜说道。

倪沧海扭头,认真且郑重的看向他:“我会找到证据的!”

“八百老卒,还有我望北军死去的弟兄,都不能白死!”

“还有一点,大梁边塞十城之中,肯定有叛徒……这点,我可以肯定,但是叛徒是谁,暂时是挖不出来。”

“老叶,你自己也小心一点,东朝关靠近京城,位置很关键,一旦被攻破,妖蛮大军甚至可能长驱直入京城之下,到时候大梁可就危险了。”

倪沧海提醒道。

叶澜眼眸一凝,倪沧海的话,倒是也让他提起了精神。

“放心,我在,城在。”叶澜道。

倪沧海点了点头。

“如今的蛮族蠢蠢欲动,更有噬元天魔掺和其中,大唐皇朝那边战况已经升级,陨落了大儒,大楚那边,亦有武王喋血……”

“大梁也终究摆脱不开的。”

“妖蛮二族联手,外加噬元天魔,这样的力量……并不弱于人族五大皇朝。”

叶澜说道。

“放心吧,咱们大梁有国师坐镇,蛮王级别的存在若是敢来袭,以国师的实力,定然其有来无回!”

倪沧海点了点头,人族五大皇朝,各有坐镇大道长河的强者,这便是震慑。

而且,除了长河之主这个级别以外,另外还有一处战场,那战场是高端强者对决的地方。

大梁皇朝的霞举,大唐的儒相,大楚的武皇,大周的剑皇级别的强者所交锋的战场。

只不过,那处战场,神变境界强者都没有资格进入。

妖蛮二族与人族边塞碰撞的最高战力,就约定是神变。

超越神变的强者一旦出手,会遭受天道制裁!

“对了,老倪,还有一个问题,既然在蛮纹阵内,千里传音符不能动用……你又是如何传出求援消息?派人来寻我支援的?”

叶澜忽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,扭头看向了倪沧海,问道。

这个问题,他老早就想问了。

千里传音符不能用,消息如何传出?

若非这求援消息,蛮纹阵内,倪沧海虽然未必会被两尊蛮族大祭司所杀,但是,望北军可能是要全军覆没的。

那对于望北关而言,绝对是灾难!

大梁皇朝的局势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!

这个问题,让倪沧海失神了片刻。

随后,他取出了一张玄黄符箓。

“是这张符,让我把消息传出去了。”

倪沧海说道。

“这符箓叫做小灵通符,与千里传音符功能相似,都是用来交流的……”

“不过,小灵通符不受蛮纹阵的影响。”

叶澜也愣住,没有想到倪沧海会给出这么个回答。

“这符……这么好用?”

叶澜怎么就有些不信呢。

因为,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出了小灵通符上的文路,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基础传音符文路。

属于最基本的符箓。

除了笔法好看一些,与基础传音符根本没区别!

这样的符箓,居然能够破开蛮纹阵传递消息?!

天方夜谭啊!

但是,叶澜知道,倪沧海是不可能说谎的。

“借我看看。”叶澜伸出手,想要拿起符箓。

不过,被倪沧海拒绝了:“这是我家丫头送的,你要的话,自己去买。”

“哪里买?如果真如你所说,我打算把千里传音符全部换成小灵通符,能够被蛮纹阵拦截的千里传音符存在风险,当暂停使用。”

叶澜尴尬的收回手。

哪里买?

倪沧海直接用小灵通符拨通了老赵的路引。

“倪帅……”

老赵的声音很嘶哑,仿佛无数的砂砾在摩挲似的。

“上来一下,问下小灵通符的事。”

倪沧海沉声道。

“好。”

小灵通符另一端,老赵顿了一下,低声道。

老赵很快就来了,上了城墙。

只不过,经此一役,老赵整个人苍老了非常多,背深深佝偻,眼窝深陷。

“老赵,你不必自责,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与你无关,他们战的荣耀,死的其所。”

倪沧海深吸一口气,看着老赵的状态,压下心头的悲戚,安慰道。

老赵沉默点头,满是血丝的眼睛,看了一眼叶澜,面容缓和不少,点头道:“叶帅,你问吧。”

叶澜先是安慰了几句,随后开口询问小灵通的事情。

老赵没有隐瞒,将小灵通符的来龙去脉都说的清清楚楚,每一点都说的很详细。

“小灵通符是我的一位命院学子所创,不过,那学子的师父不一般,乃是互联天尊。”

老赵说道:“在元始虚空中,斩灭蛮族天道意志,并且斩了一尊霞举的互联天尊。”

对于互联天尊的事迹,老赵泡在虚府中,与陶老爷子闲聊的时候,了解的很清楚。

“斩灭蛮族天道意志?斩了一尊霞举?!”

叶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事,声音都拔高了几度。

虽然这事是发生在边塞长城区域的元始虚空,但是,作为坐镇边塞的主帅,他们的心神,并不经常进入元始虚空,因而对着事情了解的不多。

“好家伙,大梁皇朝之内何时出现了这样一尊存在!”

“振奋我大梁气势,振奋我人族气势啊!”

“难怪感觉最近蛮族对咱们大梁的动静小了许多,大唐都陨落大儒了,咱们大梁才开始小打小闹,原来是被震慑了。”

叶澜一瞬间就想到了很多,眼睛放出了精光。

“这小灵通符怎么买?老赵,我东朝关预定了一万张!先装备上去再说!”

叶澜兴致冲冲的说道。

一万张小灵通符,对于东朝关而言,并不算多,东朝关大军足有十万之众。

一万张小灵通符只是试水罢了。

叶澜也是很无奈,他刚给东朝军配备了千里传音符,结果就出现了问题。

现在毫无疑问,得将千里传音符暂停使用了。

“小灵通符一张只卖三十天寿元,价格不贵……江洛城有卖。”

“叶帅如果要,我可以回一趟江洛城,找万寿塔购买一万张。”

老赵认真说道。

他是真的很认真,不是给许南山推销什么,而是觉得这一次望北军若无小灵通符,可能已经全军覆没了。

小灵通符的功能已经这么明显,值得购买!

“买,必须得买!好东西啊!单单无视蛮纹阵压制这一点,就值得购买!”

叶帅点了点头。

倪沧海在一旁也开口:“老赵,你去江洛城,给望北军的弟兄们带十万张回来。”

嗯?

老赵吃惊的看了一眼倪沧海。

倪帅这是来认真的了。

“倪帅……咱们是否还有足够的资金购买?”

老赵想了想,肃然问道。

叶澜也是认同的看过来:“老倪,你冷静啊,我这不也是因为资金都购买了千里传音符,所以只能先买一万张试试水。”

“等我向陛下申请下军资后,才有资金购买。”

倪沧海看向了老赵,忽然浮现出了一抹笑容以及狠厉。

“去买!放心,大胆的买!”

“你先让江洛城万寿塔赶工出十万张……”

“至于寿元,补天阁会给我的。”

倪沧海说道:“不给……我就去抢了补天阁在望北关后城池中的分部!”

“凑都给我凑齐了!”

话语落下,叶澜和老赵顿时楞住了。

补天阁?

倪沧海这是要对补天阁动刀了?

“这一次的事情,补天阁若是不给我一个解释,我倪沧海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“千里传音符害的我死了八百位老兵,害我望北军元气大伤,险些覆灭……这个亏,我不会就这样吞下去!”

“千里传音符有这么大的缺陷,卖之前为什么不说?”

“为什么他们没有破译出来的缺陷,蛮族反而率先破译出来了?”

“我不仅仅要补天阁赔偿!”

“我还要亲自去往京城……”

“我要弹劾!”

“给我望北关的弟兄们一个公道,给我望北军死去的亡魂一个公道!”

倪沧海的话语,掷地有声。

满边塞的风沙,似乎都在这一刻停止了呼啸!

天地一片寂静!

老赵猛地抬起头,目光灼灼的望向倪沧海,心中血液在沸腾。

这就是倪帅!

他老赵崇敬的倪帅!

叶澜在一旁也是头皮发麻,震撼的看着倪沧海。

找补天阁算账?

三大商行在大梁皇朝根深蒂固,势力庞大,哪怕是朝廷都很难撼动对方,因为三大商行的势力,早已经渗透到了朝堂之上。

倪沧海搞这么一出,等于是直接跟补天阁翻脸!

以补天阁的力量,也许倪沧海要面对的就是狂风暴雨!

倪沧海神变境的修为的确很强,但是补天阁之中,可是有霞举,乃至霞举之上的强者坐镇,更是在长生上界还有力量支持!

倪沧海弹劾补天阁……

先不说能不能成功,这是直接要让大梁皇朝地震啊!

陛下会支持倪沧海的弹劾吗?

国师会支持吗?

百官会支持吗?

实在是不好说,哪怕强如叶澜也感觉倪沧海这是一头扎入漩涡之中。

不过,叶澜转身,看着城内那满地的冰冷尸体。

忽然笑了起来。

八百老卒尚且悍不畏死。

他们又有何惧?

“老倪,去吧。”

“后方,有我。”

倪沧海看向了叶澜,亦是一笑。

下一刻,一步登天起。

抬起手,元气沸腾。

城内,八百老卒的佩刀发出了铿锵声响,纷纷冲天而起,于他的周身缠绕。

倪沧海身披银甲,染血的白披风。

裹挟着八百老兵的佩刀。

入京!

ps:第二更到,今天依旧是两万字更新,继续冲!先发后改错字,求月票,求推荐票!

投推本书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